MAGI

自言自语

无题(反正又是胡乱来的灵感

讲的是个人的精分故事(??)
-坊里的主人是付岕,青年人,黑色短发。是家族的头儿,小时候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左眼受伤失明,为人沉默寡言无口,但是并非不好相处,只是性子使然。
很温柔,热爱生活同时又厌恶自己。
有心魔,心理障碍和自我厌恶严重。
有个人格【玠】,彼此关系不错,是他(付岕)的导师(?)

-【玠】真实情况不明,定义为付岕因童年创伤而产生的产物。拥有独立人格,是个既霸道又乱来的反社会人格,意外三观其实很正(?),在付岕因事故重伤康复后期间一直辅助引导付岕战胜心魔。
能与付岕同一时间同在,坊里的人都知道【玠】的存在,并且相处正常(?)

-柏溪:坊里的女主(…),好长好长的秀发,二十来岁的年纪,成熟又调皮的漂亮的淑女,喜爱换装,每天不一样的风格。
稳重大气,跟付岕是青梅竹马,在他重伤期间整顿管理坊里的大小事,同时也在照顾付岕。
其实有很女生的一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黑暗,真是无边无际。

序-
庭院中,白色衣服的人,脸上带着着急的神色,行色匆匆,在屋宇里来来往往。
“岕哥儿”
“岕哥儿!”
“少爷您去哪了?”侍人呼唤着,在房院反复寻找。

“呜…………”
漆黑一片的空间里,一个瘦小的身影赤脚坐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停,周围一片黑暗,但木板地上刺眼的血迹,散落的碎发,落在一旁沾着血的刀,却在这片暗色中显得格外清晰。

“嚓啦-”木门被拉开,光线照进来。
“岕哥儿!”侍人惊慌地叫道,
只见那少年满脸泪痕地转过头来,满目的惊恐和痛苦,而左眼上一片血肉模糊,两只苍白的手腕刀痕斑驳。

后-
侍人为床榻上白色的人的左眼上系上绷带包扎。
“坊主大人,您眼睛的情况还不是很好,请您多注意用眼和休息。”一旁的医者补充说道。
可那人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样子,听医者说完,他只是用仅剩的右眼随意瞥了这位医者一眼,再无神地看向周围,而后重新闭上眼睛,宛如没有醒来过一般。

:D突然挺想写的一个片段

--白也是穷道士(?),般若的救命恩人;毛球是男主(?);般若是狐狸:山大王;四交道是街道小鬼;众小妖是白也的小弟

--暂时设定就这样啦:D
--反正就是道士跟一帮妖在都市鬼混的故事,初衷是……不正经的文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既然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啦”
“谁让身为山大王的般若当时不在啊”
“还能怪谁呢”

“怪般若”
四交道一本正经地说道,
“还不是他当年莫名其妙地睡着了”
“那家伙看似一肚子坏水,黑到透顶,结果在某些方面也是蠢得有够无语的”
“喝醉酒竟然把红玉果当作解酒药来吃结果一醉就这么醉了三百年,踢都踢不醒,硬生生把大伙就这么扔一旁了”
四交道白了个眼,把当年的事全部倒出来,
“最后竟然还被一个破挂牌道士趁病封山了”
“噗哈哈哈”
毛球笑得最夸张,在黑般若这一点,它们倒是一致这么默契。
“哦原来之后就是被白也给解除封印了”
“对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”
当事人之一的白也却似乎没听到它们的起哄,不知是无心在这上面还是真不知在想啥,道士在长椅上无聊地坐着,看这帮小妖一个劲闹个不停,感觉就像看护一帮小孩一样。
听着那帮小妖唧唧喳喳地吵闹,道士忽然一抬眼,
“般若?”
“好久不见呀蠢宝”
头顶突然出现一个黑影,
道士别过头,果然见戴狐狸面具的人儿站在长椅背后倚靠着,
“怎么?”道士对他的出现感到诧异,
般若今日的打扮是穿着吊儿郎当的休闲男装,如果身后没有别着把剑鞘也许会更好。
“来找鬼东西回去”
般若狐狸面具下的嘴角一勾,
“顺便来看看你呀”
道士回过头,看向那帮吵闹的小妖,好吧,现在不吵了(在般若突然出现之后)。
般若随着视线看去,
看到那帮不知死活的家伙,没理会。
继续对白也说道,
“对了这把剑衣给你”
般若拿出身后的那个奇怪的剑鞘直接塞给白也。
“剑鞘……剑呢?”
道士愣愣地接过,
后者神秘笑笑,没有回答,
“你收好就是”

“那臭狐狸说实话某一点上真的很——”
四交道话还没说完,突然“嗖”的一下,一把剑鞘直接砸头,
道士一怔,般若动作实在太快了,几斤的剑鞘说扔就这么被他当纸一样砸了出去。
四交道被砸得一愣一愣的,回头,
“小鬼”
“你刚才在讲什么呢这种事是可以随便说出去的吗”
般若笑着,身后一片阴影,不知有没在生气,众妖顿时住口,小一点的妖怪都快吓得承受不住了。
毛球早不知道躲哪去了。
四交道捡起剑鞘,被莫名其妙烫了下手,他才不怕般若,本想砸回去,想了想还是没动,嘴里骂了串不知道什么话,突然就不见了,剑鞘也跟着消失了。
般若啧啧嘴,颇嫌弃地收回视线,
“那么下次再见啦蠢宝”
说着般若也凭空消失了,
剩下众小妖一脸懵。
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道士身后又出现四交道,“噗”的一声剑鞘凭空出现,落在道士腿上,道士抬头,
“白也,剑鞘还给你”
四交道低头对道士轻轻说道,待白也点头,四交道又化烟似的消失不见了。

我就随便写写……如果真剧情走下去的话,大概是结尾或番外……>:

--|你相信百妖录这本书的存在吗?
里面记载了上百种特性各异的妖怪,只要持有这本书,就可以号令甚至统领整个妖界。
--狐
--鬼
--地精
--器灵
--物怪
--魑魅魍魉
它们彼此不同,但却拥有同一个目的,那就是——

白茫茫的天花板,充斥着刺鼻消毒水味道的房间,泛白的被单,吊着点滴的肢体,形形色色的白大褂在眼前晃过,视线看向没有血色的手,一动,针线跟着移动,
—这是,手?
—这儿是医院?
—为什么我会在医院?
—】我?'我'是谁……
霎时视线里变得鲜红,
“出状况出状况!”
“04号大出血,快!镇静剂!”
混乱一片。

“嘀—嘀—”

“嘀嘀嘀嘀——”
“向您播报,现在是北京时间七点整,欢迎收听XX电台……”
关掉闹钟,身影翻了个身,迟疑了一会从床上爬起来,披散着头发拖着灰色的拖鞋走向卫生间,
经过客厅,客厅的电视一闪一闪亮着光影,屏幕上衣着整齐的女人说道:
“从今天的天气预报来看,今天将会是晴朗的一天……”
合上厕所门,看着梳洗台上偌大镜子里倒影着的身影,稍微有些发愣,缓缓把手放在眼睛上,
—原来是梦吗?
“叮咚—”门铃响起,“啪嗒”信箱里掉进什么的声音。
白也从水龙头上拿起昨天洗头挂上面的皮筋把头发随便扎了下,穿着睡衣去开门。
一开门,是送牛奶的。
“噢,谢谢。”
白也接过,
“道士先生今天起得这么早啊?”
对方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来来往往多次也就混熟了。
“今天看来似乎精神多了?”
白也笑笑,没有应声,
小伙子知道这家伙不爱说话,也没介意,打个招呼就离开了。
白也看向信箱,塞满了报纸。
白也转身进屋,把报纸全部拿出来,把过期的都扔进垃圾桶,挑了些最近的出来看。
“继上周的持续雨天的天气,这周天气似乎会转晴。根据卫星云图来看,这月的雨季已经过去了……”
客厅电视机上的女人还在说话,
“邪教组织冲突—两败俱伤?”
白也看着前几日新闻的头条,觉得有些荒唐。
“现在的新闻报真是什么都能记个新闻”一个声音说道,
“是现在的人太闲了”又一个声音说道,
“哦听说他们死了十几号人呢”另一个声音接过话。
“白也也太无聊了看这些八卦新闻”
声音来源是身旁的一堆长相各异的小妖。
但年轻人似乎没注意到一般,看着报纸走向厨房,
“白也这是要干嘛”
“哦是可可”
它们见年轻人而后捧了杯热可可出来,
“又喝可可?!”
“大早上喝可可配吐司是什么诡异的早餐”
“白也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奇怪”
几个小妖围上去大声嚷嚷刷存在感,奈何年轻人像没看到它们一样,直径从身边走过。
几个小妖一怔,
“白痴”
“白也现在已经看不到我们了”

…………

发现我好闲(并不,好想写文章………但是开了新坑又写不下去了|:<

嗯——总觉得哪里怪怪的

总是不会画手脚——

努力成为大触-ing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