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GI

自言自语

:D突然挺想写的一个片段

--白也是穷道士(?),般若的救命恩人;毛球是男主(?);般若是狐狸:山大王;四交道是街道小鬼;众小妖是白也的小弟

--暂时设定就这样啦:D
--反正就是道士跟一帮妖在都市鬼混的故事,初衷是……不正经的文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既然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啦”
“谁让身为山大王的般若当时不在啊”
“还能怪谁呢”

“怪般若”
四交道一本正经地说道,
“还不是他当年莫名其妙地睡着了”
“那家伙看似一肚子坏水,黑到透顶,结果在某些方面也是蠢得有够无语的”
“喝醉酒竟然把红玉果当作解酒药来吃结果一醉就这么醉了三百年,踢都踢不醒,硬生生把大伙就这么扔一旁了”
四交道白了个眼,把当年的事全部倒出来,
“最后竟然还被一个破挂牌道士趁病封山了”
“噗哈哈哈”
毛球笑得最夸张,在黑般若这一点,它们倒是一致这么默契。
“哦原来之后就是被白也给解除封印了”
“对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”
当事人之一的白也却似乎没听到它们的起哄,不知是无心在这上面还是真不知在想啥,道士在长椅上无聊地坐着,看这帮小妖一个劲闹个不停,感觉就像看护一帮小孩一样。
听着那帮小妖唧唧喳喳地吵闹,道士忽然一抬眼,
“般若?”
“好久不见呀蠢宝”
头顶突然出现一个黑影,
道士别过头,果然见戴狐狸面具的人儿站在长椅背后倚靠着,
“怎么?”道士对他的出现感到诧异,
般若今日的打扮是穿着吊儿郎当的休闲男装,如果身后没有别着把剑鞘也许会更好。
“来找鬼东西回去”
般若狐狸面具下的嘴角一勾,
“顺便来看看你呀”
道士回过头,看向那帮吵闹的小妖,好吧,现在不吵了(在般若突然出现之后)。
般若随着视线看去,
看到那帮不知死活的家伙,没理会。
继续对白也说道,
“对了这把剑衣给你”
般若拿出身后的那个奇怪的剑鞘直接塞给白也。
“剑鞘……剑呢?”
道士愣愣地接过,
后者神秘笑笑,没有回答,
“你收好就是”

“那臭狐狸说实话某一点上真的很——”
四交道话还没说完,突然“嗖”的一下,一把剑鞘直接砸头,
道士一怔,般若动作实在太快了,几斤的剑鞘说扔就这么被他当纸一样砸了出去。
四交道被砸得一愣一愣的,回头,
“小鬼”
“你刚才在讲什么呢这种事是可以随便说出去的吗”
般若笑着,身后一片阴影,不知有没在生气,众妖顿时住口,小一点的妖怪都快吓得承受不住了。
毛球早不知道躲哪去了。
四交道捡起剑鞘,被莫名其妙烫了下手,他才不怕般若,本想砸回去,想了想还是没动,嘴里骂了串不知道什么话,突然就不见了,剑鞘也跟着消失了。
般若啧啧嘴,颇嫌弃地收回视线,
“那么下次再见啦蠢宝”
说着般若也凭空消失了,
剩下众小妖一脸懵。
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道士身后又出现四交道,“噗”的一声剑鞘凭空出现,落在道士腿上,道士抬头,
“白也,剑鞘还给你”
四交道低头对道士轻轻说道,待白也点头,四交道又化烟似的消失不见了。

评论